新疆的朋友們想必都很懷念往昔寧靜祥和的時光!
  記得10多年前我剛到新疆工作時,天山南北不僅“天藍得過分,花開得放肆”,且和內地一樣寧靜祥和。凌晨一點多了,我還和朋友們在二道橋一帶逛巴扎(市場)。
  緊傍市區的雅瑪里克山,是賞月的好所在。月圓之夜,山脊上、山坳里到處是鋪塊毯子席地而坐的各族群眾。大家圍坐在一起,笑聲朗朗。
  那時候到南疆採訪,絲毫不會有恐懼之感。喀什老城東南端的維吾爾族聚集區,是我最喜歡徜徉的地方。那些高臺民居,房連房,樓連樓,層層疊疊奇妙無窮;而那裡的小巷,沿著山勢忽上忽下、曲曲彎彎、四通八達。巷子里,做鞋的、做壺的、做樂器的讓你目不暇接。每次在喀什採訪完後,我都會一條一條小巷閑逛。有一次,幾乎走到天亮。
  我見到的每一個維吾爾族達達(阿爸)、阿帕(阿媽)、阿卡(哥哥)都是那樣的和善。我有很多維吾爾族朋友:喜歡說笑話,肩膀一抖、眉毛一挑就讓你樂不可支的艾買爾江;能用河南方言、四川方言、江蘇方言唱歌的米娜娃;一見面就拉著我的手喊:“我的巴郎子(孩子)”的布茹瑪汗大媽……大家彼此親密無間,親如一家。
  這幾年,是暴恐分子不斷滋事讓祥和的天山罩上了烏雲。去年春節,我回到闊別多年的烏魯木齊。臨別時,幾個朋友給我踐行。大家吃完飯離開時,幾個維吾爾族小伙子衝著我們中間的一位維吾爾族女士說了一通什麼。女士上車後便嚶嚶哭起來。問原因,她說剛纔那幾個年輕人罵她不該和漢人在一起。新疆社科院維吾爾族學者吐爾文江·吐爾遜日前發表了他在南疆的調查報告:“女性蒙面、穿中東國家式的保守服裝、年輕男性蓄大鬍鬚、日常去清真寺的人員增加。”
  是極端宗教的極端行為,讓新疆各族群眾沒了安全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一位“老軍墾”告訴我, 50年前他在農四師當技術員時去喀什買種子,晚上在大車店和維吾爾族同胞擠在一個大炕上。那時候哪有絲毫的恐懼感!這幾年,在烏魯木齊,晚上竟然不敢出門了……“老軍墾”說得很透徹:祥和,就在你我手中。正因為大家見了暴恐分子紛紛躲避,他們才“驕氣日盛”。
  最近發生的多起群眾奮起“制暴”事例即為明證:5月下旬,皮山縣桑株鄉6名村民在安全巡查時,發現3名身帶管制刀具和疑似爆炸裝置可疑人員,遂上前詢問,遭暴徒持刀襲擊。村民沉著應對,將3名暴恐犯罪嫌疑人全部抓獲。6月中旬,3名手持斧頭的暴徒潛入和田市一家棋牌室砍殺群眾。面對瘋狂暴徒,現場群眾與暴徒展開殊死搏鬥。附近商戶聽到警報後,也拿起大頭棒、滅火器對暴徒進行圍追堵截,一舉制服3名暴徒。央視採訪和田棋牌室砍人暴徒木爾扎提時,他稱,他們沒想到群眾會奮力反擊,一下就怕了。
  11世紀維吾爾族詩人、思想家尤素甫·哈斯·哈吉甫在《福樂智慧》一書中說:“制服野驢,必須依靠雄獅。”的確,與熱愛家園、熱愛民族團結的廣大人民群眾比,暴恐分子畢竟只是極少數。只要廣大人民群眾像雄獅一樣人人奮起,暴恐分子還有處存身嗎?
  “老軍墾”說得多好:祥和,就在你我手中!  (原標題:祥和,就在你我手中(人民論壇))
創作者介紹

清潔地毯

vt87vtvvd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